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> 教育科研 > 教学随笔 > 正文内容

陈建斌:要用生活的尺子衡量崔铁军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05 浏览次数:

   饰演崔铁军最大的挑战,是把他当做普通人来演新华网:能为我们回忆一下第一次接到邀请看到剧本时的场景吗?陈建斌:当时先是拿到的小说,然后拿到了这个剧本,我感觉就像《老人与海》里面的老人,你可以毁灭我,但是你不能打败我。

   面对命运的大海,人注定是打不过的,但人不甘心,人总是要拼的,人总是要竭尽所能的去展现自己的能力,跟命运较劲。

   我喜欢这个命题,好多事情就好像你觉得已经命中注定了,已经木已成舟了,但还有一口气,我喜欢。

   新华网:饰演崔铁军这个角色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陈建斌: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要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来演,我们把他用生活的尺子来衡量,但是我们又不得不考虑,他毕竟是一个警察,我们要考虑到警察职业的特殊性。

   比如说,在我们创作的过程中,我们既能保持创作的敏感、创作的鲜活,又要在警察的身份允许的范围内,这个是非常难的,如果能把这两点都把握住的话,我觉得对这个戏、对这个人物的把握才会是准确的。

   新华网:在警察题材的影视剧作品中,总会出现“法”和“情”的抉择,《三叉戟》中的崔铁军会更理性还是更感性?陈建斌:就这三个人来说,大棍子是一个真正感性的人,大喷子是一个真正理性的人,他们三个当中把理性和感性抓得最好的是大背头,他是有感性也有理性的一个人,所以他可以做首脑,他可以带领他们一起往前走。 他有这个特质,一方面他是执法者,另外一方面他也是个人;一方面他是父亲,一方面他又是一个犯罪分子特别恐惧的对象。

   这些东西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,把这些侧面都展现出来的时候,这个人物就是立体的,就是鲜活、好看的。

   警察这个职业,担得起“神圣”这个词新华网:在拍摄这部剧之前,对警察这份职业的工作状态、生活状态进行过哪些深入了解?陈建斌:在拍这部戏很早之前,我拍过一个电影演过警察,但他并不是经侦警察,而是刑警,当时也跟着刑警队去体验过。

   后来到了2003、2004年的时候,我又演了一个电视剧,演的是云南那边的缉毒警。

   其实就演过这么两回,这次演的警察跟之前的角色性质又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 就像我们台词里说的,这是看不见的战场,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我觉得其实对人的考验会更大。

   他每天面对的都是比如说经济犯罪什么的,其实对这个人的考验特别大。

   在生活里我也见过经侦警察,当时不是为了拍这个戏,而是在生活中碰到一块吃饭聊天,我就觉得他们身上有很多东西,跟以往想象的警察是不同的,他更像生活中的一个普通人,我后来想这可能就是他们经侦警察一个最重要的特点。

   当他面对犯罪嫌疑人,当他在调查的时候,不会让你觉得他是个警察,会让你放下包袱、放下防备,不知不觉地靠近你,然后不知不觉地把他想要的东西就拿走了。 也就是说他的侦查、他的侦破都是在不知不觉中、在潜移默化中,他变化成了生活中各种各样普通人的形象出现,获得他想要的东西,我觉得这个是我对崔铁军还有对经侦警察的最大感触。

   新华网:觉得《三叉戟》和以往警察题材作品相比,最大的差异化在于哪里?陈建斌:其实我本人也没有看过太多的国产警察题材作品,但是我可以说我个人的喜好,我不喜欢以“事情”为主的戏,就戏里边全都是案子、全都是在破案的我不喜欢,我觉得得有人物,得有生活。 警察这个人物在生活着,就像我们大家一样在生活着、吃着、喝着、笑着、哭着经历着所有我们经历的事,但同时他也在扩展,他在经历着生死,他在做着牺牲。 就像咱们这部作品一样,从人展开这个事情的发展,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散夫走卒,还是什么身份,他首先第一个身份首先得是人,你倒过来我觉得就会特别可笑。 新华网:拍摄《三叉戟》前后,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怎样不一样的认识?陈建斌: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当中有很多职业是非常特殊的,本身做这个职业就意味着可能会牺牲,意味着要奉献。

   比如医生、警察、消防员等等,这次拍这个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,生活在不断地继续,我们每天在吃喝拉撒,每天在正常的上着班干着活,但有些人的上班,这个班一上他就有可能就回不来了,可能就牺牲了。 我觉得警察这个职业用神圣这个词绝对担得起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生活中也和崔铁军一样,面对新潮事物很陌生新华网:剧中有这样一句台词“老不意味着刀钝了,老意味着更多的担当和责任”,这句话有怎样的深意?陈建斌:我觉得深意实际上是老了以后,精力体力不济了,但是他的经验更丰富了。 早在我们人类发明文字之前,那个时候的人类是怎么进步的,那时候的人类进步不就靠着老人的经验?一个部落,有老人记住了很多以前发生的故事和事故,把这些东西当作宝贵的经验,传授给年轻人就可以少犯错误,你所用你的生命为代价得出的经验,以一种最好的方式,最完美的方式,毫无保留地把它传递给需要的年轻人,我觉得这是责任和担当。 新华网:剧中有很多跟社会潮流年轻人的思想代沟的碰撞,有没有哪个场景或者特别新潮的词给你留下特别深的印象?陈建斌:我觉得这部分是跟演员是重叠的。 大背头、大棍子和大喷子,他们在里边面临的新的东西他们不了解,就跟我和董勇郝平,我们在生活里对这些东西也不了解,是一样。 我觉得这部分一点都不冲突,这部分就是完美的带入,而且我也认为这是正常的,这才说明生我们的生活在不断地提高,在不断地进步,在变得越来越好。 新华网:生活中对于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会比较强吗?陈建斌:我觉得不太强,大部分的东西我都能够接受,但有些东西我个人真的接受不了,比如说用手机支付,其实我到现在我的手机上都没有微信或者什么支付的方式,我还是用现金和刷卡,我就接受不了这个新的事物。

   新华网:《三叉戟》还吸引了很多年轻人,希望这部剧能传递给年轻观众怎样的一种正能量?陈建斌:我觉得它里边最重要的一个东西,就是不能够盲目的服从命运的安排,人应该有自己的选择,不管你是年轻的还是老的,你都应该有这个能动性,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。 (文/杨光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